苏杯赛场变成商家擂台 赞助商们“暗战”忙

苏杯不仅是运动员的赛场 也是各路商家的擂台

本届苏迪曼杯除了有各大高手在赛场上争夺里约奥运积分的激战,也是几大知名羽毛球器材赞助商短兵相接的重要战场。最著名的要数林丹演绎的“齐人之福”与丹麦队的“曲奇大战”。今天下午,丹麦队携注册送8-88体验金手新赞助商在李永波羽毛球学校与中国媒体见面,“曲奇大战”导致损兵折将的阴霾也已随着首场小组赛以4比1获胜而烟消云散。

赛前,有记者问奥沙利文,“为什么前两年没有来上海比赛?”他开玩笑说:“有吗?我度假度得太长了吧,我可能是疯了吧。”玩笑过后,他道出原委,“其实我一度患有航空恐惧症,非常害怕坐飞机。差不多有七八年的时间,一上飞机就开始出汗,所以那段时间决定不再坐飞机去国外比赛了。但我现在好多了,我会一直玩游戏来抵抗气流(引起的颠簸),让自己不去想它。”

本届苏杯坐镇主场的本土品牌的“代言人”不仅有冲击五连冠的东道主中国队,还有形象清新亮丽的澳大利亚队20岁混血美女格罗娅,这位康有为曾孙女不仅在赛前的媒体见面会上成为全场焦点,组委会还为她举行了盛大的生日晚会,这些都作为正面的花边新闻被广为报道。而赞助林丹的日本品牌也不示弱,该品牌将在苏杯之后安排“四大天王”林丹、李宗伟、陶菲克以及皮特·盖德齐聚北京,相信四人同台将再次引发媒体追捧。

在羽毛球装备产品上存在激烈竞争的两大品牌,并没有因为林丹的问题撕破脸,反而让后者享尽“齐人之福”,这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并未能在来自童话王国的丹麦队身上再现。两个曲奇品牌的介入,让5名男双主力在离本届苏杯开赛前不足一个月之际被突然开除,不仅无缘本届杯赛,也不能代表丹麦队参加8月的世锦赛。临阵换将元气大伤,这让曾经夺得过苏杯亚军的北欧劲旅丹麦队在本届苏杯被一致看低,该队甚至早早就买好了5月17日即苏杯决赛日当天的机票,连他们自己都觉得不会挺进决赛。

今天下午,丹麦队的新赞助商、皇冠丹麦曲奇与丹麦队全体教练、队员与中国媒体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联谊赛。目前世界排名第三的该队头号男单选手约根森在联谊赛上亲自给媒体“喂球”,对于包括男双绝对主力鲍伊/摩根森在内的5名队友因为代言了另外一个曲奇品牌而被除名,他略带无奈地表示:“没错,这也许是丹麦队参加苏杯以来经验最欠缺的一届阵容,但是昨天的小组赛上,我们的年轻队员确实打得很出色,他们也展现出强大的抗压能力。如今新时期新做法,年轻队员也得接班。”丹麦队在与英格兰队的首场小组赛上以4比1逆转对手喜迎开门红,双打项目并没有因为主力的缺失而拖后腿,这也让丹麦队总教练拉斯对队伍在本届苏杯的前景信心倍增。

同时与中国媒体见面的还有丹麦队的商业经理拉尔森以及皇冠丹麦曲奇出品方的CEO布雷勒。丹麦队与该曲奇品牌牵手是在今年2月,双方的首份合同为期三年。在本届苏杯上,丹麦国手身穿国旗色红加白的队服,胸前广告则醒目地印有该品牌的英文商标以及中文名称。拉尔森坦言这是丹麦两大知名元素强强联合的结果,除了童话家安徒生之外,丹麦输出的两大著名“特产”就是曲奇和羽毛球,他希望这次合作也能给新的赞助商带来满意的回报。

布雷勒坦言曲奇品牌在丹麦本国多的是,而他们所致力开拓的是亚洲市场,其中又以全面进军中国为目标。他告诉广州日报记者,这是公司首次与运动队牵手,“其实丹麦的受欢迎运动不止羽毛球,还有手球和足球等,为什么我们选择丹麦羽毛球队呢?因为他们在亚洲的知名度很高,而亚洲的羽毛球是全球最强的。”他还补充,既然是针对亚洲市场的开拓,所以赞助的运动项目以及运动员并不需要是丹麦本国最强大的,“乒乓球也是我们考虑赞助的运动项目之一,大家都知道中国是乒乓大国,亚洲的实力整体也很强。即使我们赞助的乒乓球运动员在丹麦不知名也无所谓,关键他们在世界大赛上被亚洲观众注意到就可以了。”他多次强调,与羽毛球队携手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就像一段长久而美满的婚姻。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